《回到九零去干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秦胜柔,何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九零去干饭

小说:年代

作者:咕唧咔

简介:一觉醒来,重归梦碎之时。再从那日起,我再次走过曾经的岁月,往昔错过的,一件件回到了我的身前。我看着,想着,盼着,蠢蠢欲动着。这一次,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一切。

角色:秦胜柔,何花

回到九零去干饭

《回到九零去干饭》第1章 撞回到过去免费阅读

雨夜。

秦胜柔忙碌的穿梭在雨中,电话那头的人却还在不断催促。

“你快点行不行啊,你都要超时了,小心我给你差评。对了,快到的时候到楼下给我买包烟,不买给你差评哈!”

“好好好,这就到,希望您别给差评,我一定尽快送到。”

嘟——

电话那头的人挂了电话。

秦胜柔早就适应了这种无理的指责,这份工作工资这么高,要是丢了可就真没活路了。

昨天家里又打电话来问她要三万块钱给她哥哥结婚,她从哪能找这么多钱呢!

秦胜柔也是可怜,出生在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小山村里,父亲重男轻女,母亲眼里只有钱。

高考前一个月就不让上了,非让她嫁给那个从小订了娃娃亲的男人,可没成想,就在订亲的第二天,男人就死了。

这件事不仅败坏了她的名声,娃娃亲信物被推了回去,被说成什么“命不好”“克夫”之类的。连给她哥哥说的亲也因为她黄了好几次。

她爹妈万万不敢再把她留在家里了,她就被打发出去进工厂做工,工资少不说,每个月还得邮给家里三千块钱。

而今好不容易找着了这样一份工资高的工作,要是因为这种小事就轻易放弃,那以后就更不好过了。

雨天,本来就不好走,现在又遇到了堵车。

秦胜柔看着亮起的红灯,又看了看时间。

还有五分钟就要超时了……

她盯着红灯咬了咬牙。

算了!反正电车还没挂牌,冲吧!

想法萌生,便抑制不住。

秦胜柔将电车拧到底,打算冲过去。

可就在这时,一辆大货车冲了过来。

滴——滴滴——

砰!

——

秦胜柔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昨晚自己是闯了红灯,后来好像是……

“嘶——”

秦胜柔脑袋生疼,似乎是被人用板砖拍了一下。

这被子也潮乎乎的裹在身上,让人难受,隐隐的还散发出一股脑油味儿,令人作呕。

秦胜柔睁开眼睛,一声大叫。

“这……这是哪里?”

她环视一圈,找到了一件熟悉的东西——一只银镯子。

秦胜柔小时候订过一门娃娃亲,这只银镯子就是信物,她娘说银镯子能保佑人平安富贵,就一直带在身上。

但是后来因为娃娃亲的对象死了,这只镯子就被推了回去,可现在怎么……

“难不成……”

秦胜柔的心中升起一个猜想,自己该不会是重!生!了!吧!

接着,一个大嗓门的女人吼着进来,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

这不就是自己的亲娘何花么?!

何花今年三十多岁,年轻时就是乡里数一数二的美人,现在三十多岁,都生了两个孩子了,却也是风月犹存,甚至比得过二十多岁的小丫头。

可惜秦胜柔并没有将母亲的全部美貌遗传到,不过在这个山沟沟里,秦胜柔也算是长得水灵。

“醒了?”

何花看着躺在床上的秦胜柔说,“也算是你命大,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掉下来还能活下来。”

秦胜柔张了张嘴,艰难的发出一丝声音。

“妈?”

“怎么了?”

何花问。

“你真是我妈?”

“我不是你妈我是谁?”

何花瞪着眼睛,“你这孩子别是再把脑子摔坏了!”

秦胜柔闭上眼睛,再睁开。

再闭上,再睁开。

如此反复,面前的人依旧是何花。

“妈,真的是你!我回来了!”

秦胜柔此时还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之中,但是在何花眼里,却不是那个样子了。

何花看着秦胜柔神神叨叨的言论,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了这是,别是真的把脑袋摔坏了,我去找你爹。”

“别,妈,我渴了……”

何花看了秦胜柔一眼,“等着。”

接着便出去了。

只剩下秦胜柔在屋里。

她呆呆地看着早已被熏得乌漆嘛黑的屋顶,脑子里却早已成了一团乱麻。

“唉……”

秦胜柔一声叹息。

上辈子自己高考之后便没再上学,即使自己的分数已经够了上大学的分数线,还是被爹硬生生地拉了下来。

自己没少受罪。

既然重生一世,那自己一定不能像上辈子一样任人压迫!我要成功!我要跨越阶级!我要有钱!

秦胜柔现在只觉得身负雄心壮志,一身本领有待施展。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现在是什么时候?

刚才老娘说“掉下山崖”,那应该就是在高考前。

高考前,那自己也就十九岁,自己十九岁就是……1989年!

秦胜柔记得那天是大雾,自己上学的时候没看清,一脚踏空,栽下了山崖。

当时自己被抬到家里,全凭自己一口气吊着,硬生生地熬了过去。

也不怪家里不给治病,实在是因为家里穷啊!

说实话,这间屋子除了那把定亲镯子还算值钱,其他都是些柴火树枝啥的,连个破铜烂铁都没有。

“来了,喝吧。”

正想着,何花端来碗水。

秦胜柔看见那和屋顶一样乌漆嘛黑的碗沿着实无从下口。

“不渴了?”何花看见秦胜柔犹犹豫豫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别是把脑子摔傻了,可别耽误了高考,那我这钱不就白花了么!”

何花急了。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利主义者,钱可就是她的命根子,这两年在秦胜柔身上投入的学费可都是何花精打细算,从牙缝里省出来的。

何花虽然生在穷山沟里,心却比天高,从小就想走出山沟,但是无奈的是,她性子软弱,空有理想却不敢付诸行动,直到自己却被父母嫁给了秦富贵,她的理想算是彻底破灭。

但生了孩子之后,何花心里又起了念头,将孩子送出大山,自己也一样能出去。

其实在何花心里,自己更想让大儿子秦庆上学,可无奈这个大儿子不给力,小学升初中的分数加起来还没秦胜柔总分的零头大。

                           

原创文章,作者:咕唧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6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