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沉睡千年的我被小哥唤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启灵,张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盗墓:沉睡千年的我被小哥唤醒

小说:悬疑

作者:陈柯

简介:(纯爱,双男主)(含微量直播+修真元素)张半山穿越到盗墓的世界,成为鲁王宫中沉睡三千年的活尸,张家唯一的修真者,也是小哥寻找了一辈子的人。从怒海潜沙开始,拳打粽子,脚踢禁婆,顺便鉴定一下网络热门水猴子!

角色:张启灵,张启

盗墓:沉睡千年的我被小哥唤醒

《盗墓:沉睡千年的我被小哥唤醒》第1章 跨越三千年的婚约免费阅读

鲁王宫,九头蛇柏树下,静静地停放着一口玉石棺材。

棺材中躺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皮肤白到几乎透明。周身笼罩着淡淡的月光,俊美到不似凡人。

张启灵默不作声地打量了一会儿,随后提起黑金古刀,在手心割开一道伤口,将自己的麒麟之血,一点一点地滴在男子的双唇之间。

一股血色渐渐蔓延开来,男子的脸颊慢慢有了正常人的红晕。

突然,他的胸腔开始剧烈地起伏,像溺水之人终于得救时一样,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地睁开眼睛!

……

张半山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

最近,一种全新的神经网络直播系统火热发布。

它可以将各种世界的剧本载入神经系统,通过脑机开启第一视角直播。

作为华国顶尖的生物医学科学家,直播系统的设计者,张半山第一个参与了测试,进入了盗墓的世界。

在他按下确定按钮的那一刻,一股不属于他的记忆强烈地侵入了他的脑海。

他的身份变成了七星棺里沉睡三千年的张家祖先,最后一件金缕玉俑的主人,世上唯一的修真者!

也是张启灵寻找了一生的人。

待他融合了本体的记忆,恢复意识之后,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一个身穿深蓝色连帽衫的男子长身玉立,腰间按着一柄漆黑的古刀,手指修长白皙。稍显凌乱的刘海下面,有一双淡然出水的眼睛。

“张启灵?”他下意识的开口。

脑海里突然弹出一个直播界面。

【卧槽牛逼!七星棺的真正主人!亿分之一的隐藏身份被主播抽中了!】

【单纯的主播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一会儿主播千万别破防下播!】

……

看着五彩缤纷的弹幕,张半山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张启灵喉头嚅嗫了一下,缓缓吐出两个字。

“夫人。”

“什么?!你叫我什么?”

张半山大惊失色!

夫人?那不是老婆的意思吗!

还是这个原身名叫“张夫人”?!

张启灵叹了口气:“我是张家唯一的长生者。按照家族规矩,我和你之间,有一个三千年前的婚约。”

“What the fuck!!!”

张半山仔细搜索了一下原身的记忆,发现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张家的麒麟血要保持血统纯正,需要家族内部通婚。

而原身作为张家第一个长生不老的修仙者,在闭关沉睡之前,家族定下了这么一个婚约:等到张家再出现长生者时,就来把他唤醒,由两人来实现张家长生计划的终极目标,创造出一支永恒存续的麒麟血脉。

只是没想到,在那之后不久,华夏大地就进入了末法时代,灵气衰微。张家除了张良、张道陵以外,再也没有出现过修仙者。数千年来,只剩张启灵一个男人达到了长生的境界。

所以,他要和小哥结婚???

可他也是男人呀!!!

【噗哈哈哈!主播吓得鸟语都冒出来了!】

【隐藏身份就是小哥的对象!主播偷着乐吧!】

【超级管理员:乱说台词,警告一次!请尊重剧本身份,认真扮演!】

张半山欲哭无泪!

这时,沉默许久的张启灵缓缓开口:“我知道你也许很难接受,其实我也需要一点时间。但既然是家族定的规矩,事关张家延续千年的长生计划,我会履行属于我的责任。”

他顿了一下,向张半山伸出手来:“不管是作为族长,还是……对你。”

张半山正犹豫要不要握住,突然灵机一动!

“哎?不对啊!我发现了盲点——为什么不能是我叫你老婆啊?”

张启灵突然身形一滞,整个人僵在原地,耳廓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沉默不语。

张半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从玉石棺材里站起来。

“怎么,叫你老婆你就不乐意了?启灵啊启灵,你这个人有点双标噢?”

直播间里粉丝都快乐疯了!

【主播好刚!直接A上去了!d=====( ̄▽ ̄*)b 】

【此时的小哥→我大意了,没有闪!】

【——张启灵的小鸡内裤送出超火*99!】

【(私信)领导:干得好!今年的科研经费就全指望你了!】

张半山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既然领导都发话了,他也只能含泪坚持下去!

正当他还想说什么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快看!原来这里有个大洞!”

是王胖子的声音!

无邪他们已经快到了!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张启灵低声说道。

他是借着引开血尸的由头,才能抢先一步进入墓室,把张半山唤醒。

这个人的存在是张家长生计划的一环,千万不能被无三省他们发现!

张半山此时端起了修仙者的身份:“等等,须得留下一点障眼法,才好脱身。”

他原本就是华国的天才学者,一旦认真想做一件事,很快就能有模有样。

张半山把玉衣解下,随手从陪葬的棺椁里捡起一具青眼狐尸,套进玉俑里,口中念念有词,那狐尸的眼里倏忽便放出两道绿光。

“崂山的招魂术法,能让他起尸两个时辰,正适合用来金蝉脱壳。”

又从陪葬品里捡起一块丝帛,用了点石成金的手法,变成一块带有文字的镶金丝帛,塞在狐尸身下。

“如此这般,就差不多了。”

“那它怎么处理?”张启灵转头看向旁边,那里孤零零的躺着一个血尸。

起初,当他发现墓里被铁面生动了手脚时,就开始担心张半山的安危。

对血尸试探性的下跪,是因为如果这具尸体有张家血脉,就会对张家后人的祭拜行为做出回应。

没想到血尸真的被他震慑住。那一刻他心底涌现的孤独与悲凉,恐怕无人能懂。

毕竟出现了尸变,就证明金缕玉俑已经被夺。

张家除了他以外,唯二的那个长生者,不存在了……

所幸,在打开玉石棺材的那一刻,张半山还在。

那具血尸,原来是被夺了玉俑的周穆王,因为张家是周穆王的后裔,才造成了误会。

张半山淡淡地叹了一口气,要是没有周穆王和西王母的那一堆破事,张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们张家人的悲剧,皆是因他而起,也因他而终吧!”

“我知道了。”张启灵冷静答道。“起灵”这个名字的含义,原本就是要由他来送族人最后一程。

“还有,往后也不要提婚约的事了。”张半山抬手虚咳了一下,掩饰脸上的尴尬,”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一起把张家的秘密守护下去!”

张启灵看着他,目光灼灼。

亲情,这是他从来不敢奢望的东西。

而此刻,这个跨越了三千年时光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说要做他的兄弟。

这半生的飘零,好像一瞬间都找到了归宿。

“还不走吗?”张半山手里掐了个遁地诀,回头看他。

“夫……不,哥,你先走吧,我得留下来善后。”

这时,头顶又传来一声王胖子的惊呼:“卧槽!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无邪他们已经到了!

“那你小心。”张半山拉过张启灵的右手,飞快在手心画了道符,“事成之后攥紧手心,默念三遍我的名字,可以传送到我身边。我先走一步!”

说完,倏忽不见了。

张启灵抬眼看了看无邪的方向,单手拎起已经化作血尸的周穆王,消失在黑暗里。

                           

原创文章,作者:陈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6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