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子是花魁》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秦白,秦白随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本公子是花魁

小说:玄幻

作者:李玄衣

简介:身在女子为尊的国度,长相出众的秦白当选了这里的花魁,从那以后………………..

角色:秦白,秦白随意

本公子是花魁

《本公子是花魁》第1章 你只是个花瓶免费阅读

未央国帝都。

诸多街道巷口熙熙攘攘,酒楼、赌坊、练武场尽是女子。

她们觥筹交错,奢侈无度,乐不思蜀。

而男子则在寒耕热耘,坊间刺绣,酒馆抚琴,时而还要遭受女子鞭挞。

午时,某巷口,样貌面如白玉的秦白疾走如飞,骂骂咧咧:“这什么鬼地方?女子地位如此崇高?那么多女人馋我身子?天理何在!”

不久,秦白逃到了山中。

同一时刻,一道七彩雷光穿过天际。

过了两个时辰,他从昏睡中醒过来,扫视周围的环境,面如死灰,“呃,又回到青楼了?”

这是花楼的柴房。

刚逃出去,又逮回来了?

“等我逃出去,我要逆天改……”

秦白翻了个白眼,直接去打开房门,哪曾想手掌刚触碰,霎时间就被一股灵力震飞,身躯几乎散架,落得一脸灰。

“低贱的男人,还想逃?”

房门打开,走来一名身穿灰袍的灰发女子,右眼下一颗泪痣,生得云容月貌,气质不俗。

“花不语!”秦白暗道。

她是花楼的楼主,而花楼是帝都最大的青楼,里面全是男子,供那些女子们纸醉金迷,消遣玩乐,欢快……

花不语身后,一名锦衣女子肃然道:“楼主,秦白逃出花楼,躲到深山大泽中,被天雷劈晕,我冒险带回。”

闻言,秦白嗅了嗅身子,果然一股焦味,没想到方才好不容易逃到山中,又给逮了回来。

不讲武德,追不到就用雷法!

“很好,不愿意接客就算了,还不安分。”

花不语偏过头,眼神中忽然闪过一抹冷芒,抬手间,一股灰色灵力打在秦白身上,顿时他的身体狠狠撞击在墙面。

秦白吐出一口血沫,脸色惨白,低吼一声:“亲爱的楼主大人,我再也不敢了。”

用最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秦白十五岁来到这里,得到一副无主之躯,只因样貌夺目,被人贩卖到‘花楼’三年。

在这个女尊男卑的国度,女子孔武有力,相反,男子自幼气力便不如女子十之一二,这正是女子为尊的由来之一。

其二,男子万般皆是低等凡胎,女子拥有修炼体质,可力拔山兮,地位举足轻重。

在一个女子释放天性的世界,男子毫无抵抗之力。

出门在外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今天秦白首次出逃,却因躲避一群好色女子追赶,不堪凌辱逃到山中,没想到……

“哼,百无一用的男人,唯一的价值就是在脸蛋上,还不好好珍惜。”

花不语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喉咙滚动了一下,悠悠道:“养了你三年,如今血气方刚,也是时候让你接客了。”

花楼里那些地位崇高的女君们会争着抢他,到时除了钱财,还会获得数之不尽的修炼资源,有助自己提高修为。

“你不能用我的贞操做买卖。”秦白紧咬着牙。

这么苟活着三年了,他打算硬气反抗一下。

花不语凝视那张脸,以看待玩物的目光看着秦白,语气冰冷道:“你只是个花瓶,懂吗?”

这句话对男人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秦白手中拿起半根折断的木条,抬手欲要把脸划出一道血痕。厉声道:“不就是一张破脸么?今天就让它一文不值。”

见状,花不语眉头紧蹙。

可是秦白没有怯懦,依然沉声道:“你阻止得了一时,只要我想,这张脸还是会毁。”

“你!负隅顽抗!”花不语嗔怒,竟有些拿秦白没有办法,以往那些稍微出众的,都巴不得天天争宠。

“也罢,我再给你三日时间,若还不依,毁容也随你。”花不语轻叹,打算暂退一步,没办法,谁让对方长得如此好看。

“来人。”接着,她叫唤一声。

门外进来两名女子,“楼主。”

花不语略显焦虑地说道:“继续让他打扫花阁,三日内不用给予食物,除非他妥协。”

两女对视一眼,低声道:“楼主,花阁可是……”

花不语瞥了秦白一眼,决然道:“无妨,那东西有封印,也晦涩难懂,他都打扫三年了,让他去。”

“是。”两女点头。

就这样,秦白负着伤,提着水桶回到花阁。

做个清洁工也好比去侍奉那些女子啊。

“哎,等劳资站起来,我让花不语跪拜在脚下。”

秦白暗暗想着,走进了偌大的花阁。

花阁有三层,摆满了各种卷轴书籍,大概都是一些兵法,高低不等的修炼功法、灵技,平常是禁地。

少部分是史书,从开国第一位女帝开始,未央国就是女子为尊。

无论贵贱血脉,凡是女子大多都有修炼资质,他们掌握修炼之法,各种战场杀伐,势力组织,女子都是唯一核心,因此高高在上。

这里虽有成千上百种修炼功法、灵技。

但同为男子,秦白也不例外,无法修炼这些东西,就连打开卷轴的能力都没有。

“咦,这第三层的灵力封印怎么没了?”

秦白随意打理,看向封印了三年的顶层,忽然瞪大了眼睛。

秦白带着惊奇走了上去,顶层空旷,只有一座石台,中间放置一个古朴的八面木盒,平平无奇。

正面刻有几百字的注解,大概意思就是,盒中有一份开国传下的卷轴,晦涩难懂。

“闲着也是闲着,让我看看同为九年义务教育,有啥晦涩难懂。”

秦白,伸手打开八面木盒,过程出奇的容易。

放眼一看,木盒中有一份赤色卷轴,打开约三尺长。

“放在顶层的东西居然没有灵力加持。”秦白疑惑地道,哪怕最低阶的修炼卷轴,他都打不开,这卷轴却很轻松。

几乎空白,只有边上写了几个文字。

不过,仅仅是这么稀少的文字,就令得秦白瞠目结舌。

这因为晦涩难懂而注解了几百字的卷轴上,写的居然是简体文字?

“果然晦涩难懂!”秦白突然觉得可笑,堂堂未央国,居然没人看得懂简体文字。

卷轴上,文字通俗易懂,写着‘欲修混沌经,滴下舌尖血’。

秦白心中踌躇,尽管知道男子无法修炼,但估计是这简体文字给他亲切感,让他打算尝试一下。

他能看懂,说不定是一个机缘。

于是秦白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舌尖血。

随着舌尖血吐下,卷轴上大片空白区域忽有密密麻麻的金色古文浮现,这些古文一笔一划都显得古朴,后化作千丝万缕金光,涌入秦白眉心。

秦白浑身一颤,眼眸深处有金光隐没。

脑子里海量信息侵入,有种醍醐灌顶之感,他立即盘坐而下,双手不断结出奇异的印法。

与此同时,这片天地骤暗,花阁顶空,无尽的天地灵气汇聚而下,像是瀑布般倾泻,引得方圆千米都在微微颤动。

过了片刻,顶上的天地灵气已变得稀薄。

但是无形之中,秦白的身躯产生了一股吸力,令处于方圆千米内,体内具有灵力的女子躯体一颤。

就连在屋内沐浴的花不语也愣住了,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被抽出了?

虽然仅是丝毫,可放眼未央国,谁有这种霸道的能力?

灵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充斥着秦白的身躯,几乎要将他撑爆,不过在他支撑不住时,体内正在运转的混沌经,仿若一张巨口,几息就把这些灵力吞噬消化。

“这功法厉害啊。”修炼了许久,秦白选择停下,此时内心太过震撼,所以无法再继续。

无意外的话,他应是未央国第一个突破修炼桎梏的男人,他能修炼!

且修炼的功法虽没有品阶,但霸道之处肉眼可见,能吞噬一切外力,以混沌之法,纳入体内提升修为。

“现在我的实力好像还不弱啊。”秦白欣喜若狂,能修炼就代表以后可以在这方世界走得更长远。

不过,压下心中的喜悦,秦白意识到,哪怕是功法再霸道,总不能只是吸收天地灵气和他人体内的灵力吧,这样速度太慢,搞不好还被花不语察觉。

斟酌片刻,秦白打算在花阁里寻找可以修炼的东西,比如灵丹等,可偌大的花阁,一无所获。

“啪!”

就在秦白走到一个角落,碰巧撞翻一个小盒子,里面滚落一个银制瓶子,看了看里面的说明,他两眼放光。

“砰!”

花不语房中,一个花瓶震落,楼房还在摇晃。

几名女子站在身侧为她沐浴,忧心问道:“楼主,方才怎么回事?我们体内的灵力竟然自己离体,您是不是也被……”

“胡说。”花不语拍打水面,带着怒意道:“本楼主什么修为?堂堂大灵境后期强者,会被吸去灵力?”

“属下无知,楼主请恕罪。”

花不语一番怒火吓得几名女子跪地求饶。

“哼。”花不语压着怒火,本来一个秦白就让她不悦,现在又来这种怪事,自己怎能说也被吸了灵力?

就在她想着法子如何让秦白听话时,房门忽然砰地一声,被踹开了。

只见秦白冲了进来,认真地道:

“花不语,劳资要接客,现在就要!”

                           

原创文章,作者:李玄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7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