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亮亮,花嬷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暖暖如风y

简介:(种田+宅斗+先婚后爱)褚离是白沙镇首富的嫡女,可惜大齐商人地位低下,父亲为了实现阶层跨越,将她许嫁给了燕抚台家的公子。不情不愿的嫁娶,她本打算一两年后给人纳妾娶妻然后好聚好散,谁知道这一桩婚事却是夫郎的蓄谋已久,呜,谁再提纳妾我跟谁急!我和娘子是前世有缘,有手心痣为证。从遇到娘子,便是娘子了。褚离: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燕家公子:娘子所想既是我所愿。没有情敌和误会,互相迁就成长

角色:亮亮,花嬷嬷

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

《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第1章 成亲免费阅读

“什么,提亲!”刚从布行回来的褚离被父母亲的消息给吓了一大跳,刚坐下,那茶水都还未饮下去,便被他们的话差点给弄得吐了出来,不过思于平时父母所教所学的规矩,又给吞咽了下去,才问道:“是谁?”

“抚台大人家的,这是他家管家亲自送来的信,说要是愿意,不日便上门求亲。”

“要是不愿呢?”褚离接过父亲递来的书帖问道。

褚父沉默了下去,并未言语。

这个态度叫她一眼就看明白了,“我知道了阿爹,让他们家的人过来吧。”

“小离,咱们是商贾之家,哪怕当今圣上贤能,叫咱脱离了贱籍,到底却还是低了人一节,那燕抚台家能够看上你,主动提了这亲事,是好事儿,往后,你便可以不用再顶着这个身份受人诟病,咱们布行,也会因着这门亲事,福庇荫祉,在白沙镇上,脚跟更稳。”她父亲向她解释道。

褚离听着父亲的解释,只是低低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而已,并未多言,也不反驳,好似就已经默认下了这门亲事。

其实她是深知父亲说得有理,所以不辩。

可她又不甘心一辈子困顿于那红砖绿瓦的四方墙中,但为人子女者,她的教养叫她做不到忤逆父母的决定,因而只能应承下来,只待日后再做打算。

她的应声,意味着亲事的合成。

不日,双方家长便针对这事儿谋算开了,日子定在了七月初六。

之所以这么晚,只因为燕抚台常年在京任职,回来得需要些时间。

褚离心思不在这上头,只叫人去查了一下这燕家嫡子的消息后,便天天泡在布庄里了,好似没有这事儿一般,有时候店里人拿此打趣,她不回嘴,却也不说什么,那些人自觉无趣,便没有再提了。

这时间过得也快,就这么到了七月初六。

大红的花轿来到门口,外头锣鼓声喧,她在丫头的搀扶下,穿着阿娘亲自为她绣做的婚服,由阿爹牵着她的手,走出了褚家的大门。

隔着艳红的盖头,她看不到四周的情况,但是从这声响来看,定是热闹不凡。

也是,白沙镇上的首富千金和抚台大人家的嫡公子结合,足以震动整个白沙镇了。

她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过了院子,跨过大门,近了,慢慢近了,入眼的是一双黑金勾缠的鞋子,上面画着的样式是云鹤九霄,白色和黑色的搭配,使得其画式尤为突出,她便记住了这双鞋。

接着是一只手,很长,又细又白,骨节分明,指节关节内侧处有一颗与她相同的红痣,她下意识的想,这或许是两人的缘分,叫命中注定。

那只手伸过来,从父亲手上接过了她,厚实的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然后,在一阵喧闹声中,背起人,进了那特意请了能工巧匠所制,用时三年方成的花轿。

她出嫁时,正值夏季,属闷热之时,不过不知道这轿子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材料所做,坐进去便仿佛和外边隔成了两个世界一般,竟丝毫感觉不到那种热感。

他骑着大马,她坐着花轿,走过了白沙镇上的十安街,在一声声的祝福和羡慕中,来到了燕府的门前。

他踢了踢轿门,掀开帘子,又是那双厚实的手,主动伸向了她,牵着她下了轿,跨了火盆,来到了高堂之前。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随着司仪说话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们算是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礼成之后,她被牵着走进了后院的一座小楼里,在那里坐了许久,直到夜深了,前院的声响渐小去,才是有机会见了人。

他被灌了些酒,步履有些踉跄,那双黑金画云的鞋子不时间交错到一起,丫鬟嬷嬷扶着他坐到了她身侧,两人并坐着,脚下的裙摆被捆绑在一起,细细碎碎的东西从她头上落下,虽然看不到,但也依稀知道是什么?

散完了花,嬷嬷又说了好些吉祥话,这才将一旁的喜秤递给他,随着那遮住了眼帘的红绸被一点点挑起,褚离这会儿心里开始砰砰砰的直跳起来,脸一下子就热了。

这就真的成亲了?

到现在她都有点不敢相信。

不过才刚及笄一年,她便嫁为他人妇了,而这个人。。。。。。她没有真实接触过,也不算了解,只大概知道个印象,那是在三年前的诗会上,他以一首《九张机》艳压群芳而胜出。

当时她在台下,见了个模糊的影儿,倒是那扇面上的字记得尤为清楚,因为那时候,教养她的女先生说:“这人风流有余但多文人愁思,只能做个兴趣相投知己,若是嫁娶,并非良人。”

当时她还笑驳她以文思取人,不可作真,谁曾想,三年后,他们竟然会有这样的因缘际会呢?

一切好像在做梦一样。

她算不得什么大家闺秀的女子,虽然父亲特意给她请了女先生教了各种诗书礼仪,女红女工的,可在她这里,最喜欢的还是每日跟着爹爹去绸缎庄做事。

作为一个女儿家,她抛头露面的事儿干了不少,但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慌乱害怕过。

这种害怕不仅仅是害羞,更是对未来的一切不确定性的恐惧。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性子如何?

这一切,她都不曾了解过,更别说谈喜欢与否的问题,这喜欢。。。。。。在这场婚姻中是最不重要的。

所有的思绪在这一刻都聚集脑海,纵是平日里大胆如她,现在也是慌乱茫然的。

“你的手很凉。”放下喜秤,他覆上她的手面,轻声说道。

很好听的声音,干干净净的,每一个吐字都尤为清晰,一字一词清晰的落入她的耳中。

褚离微微偏头,对上的是一张好看的脸,雅俊至极,温润如玉,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细而长,眼尾微微上翘,黑白分明的眼珠水水亮亮的,无论何时看上去都如带着笑意一般,左眼角下,长着一颗淡红色的泪痣,更添风流,那颗泪痣就在眼尾下来一点,不足方寸,一开口,面部肌肉带动下,尤为明显了。

他,确实符合了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对于话本小说里翩翩佳公子的所有想象。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人,和三年前诗会上初见,好似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不同,现下的他是真实的,握着她的手,轻轻柔柔的对她讲话,这一时间叫她不由得看红了脸。

丫鬟嬷嬷站了一屋子,闻言轻笑出声,“这新娘子可是害羞紧张了嘞。”

被说中心思的她脸更红了,头又放得低了些。

燕君南无言的笑了笑,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这礼是麻烦得紧,揭了盖头后,又是好一阵的由人说着闹着了半天,才是退去。

屋子里安安静静地,镶着金箔的龙凤呈祥红烛对照,映着两个人的脸,面若桃红的,只对视一眼,便是足矣叫人乱了心跳。

“总算是走了。”他说。

“嗯。”褚离低低地应了一声,安坐在那里,并未去看他。

“你很怕我吗?”他问。

这如何谈得上?

她不过是不安,还有就是害羞而已。

“不曾。”她答。

“那你为何不抬头看我?”

。。。。。。

“阿娘说,女子在新婚之日,总要保持着些端庄矜持,不可直面于人。”

燕君南听了哑然失笑,道:“你不该是这样的。”

“嗯?”

褚离被他的话弄得不明不白,但人却未再细说,只道:“接下来是该喝合卺酒了吧?”

他低下身,解开两个人被捆绑着的衣角,“你放松些,我又非毒蛇猛兽,不必如此害怕,做你自己便好。”

“嗯。”褚离接过他递来的酒杯,对人颔首一笑,任他勾过手,喝下了这酒。

是女儿红。

这是她出生那年,她阿爹为她埋下的酒,就埋在家里那棵桃树下,如今已过15个年头,酒味正醇。

这是规矩。

这白沙镇的每家每户,都是如此,女儿出生便会埋下一坛,待她出嫁那日,才取出。

用的,便是这时候。

这是礼节,也是祝福。

                           

原创文章,作者:暖暖如风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7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