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放开那个反派,让我来》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白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放开那个反派,让我来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容若不凉

简介:反派资源极度稀缺,快穿系统崩坏了 因为没有了反派,男主一路顺风顺水,人生巅峰时看破红尘,出家了; 女主一路高歌前进,感情正浓时觉得腻烦,分手了; 炮灰一路过关斩将,事业在努力下到达了高潮,逆袭了; 深情男配转正了; 世界提早团圆结局了…… 看着蹦坏的世界,无奈下,系统启用紧急资源填补反派空缺,其中白莱最优秀,一枝独秀。每个世界还没等黑化,任务就完成了【反派大佬扮猪吃猪】VS【反派小白嘴硬心软】

角色:白莱

快穿:放开那个反派,让我来

《快穿:放开那个反派,让我来》第1章 被草率系统劫持了免费阅读

“你想获得重来一次的机会走向人生巅峰吗?”

“想。”

“你想拥有亿万资产随便买买买吗?”

“想!”

“你想不劳而获就有干吃不胖,左拥右抱的生活吗?”

“想!!!”

“那么恭喜你被选中成了快穿当家系统的第101号任务者,只要你完成任务不但可以获得金钱奖励更可以与你的偶像见面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滚,垃圾广告,毁我人生。”

一句话将白莱全身的热血消磨殆尽,毫不犹豫的划走手机上可以和她互动的广告界面,还担心自己的信息泄露给手机杀了个毒才满意。

就在她划走了手机上快穿的广告界面后,系统依旧运转,只是发出了刺耳又稚嫩的声响:

叮咚~快穿系统已进行绑定

绑定者:小二

被绑定人:白莱

人物技能:想法超级多,言出必行的实干家

与反派的契合度:60/100

就在白莱将手机屏幕暗灭的一刻,只见一辆大型客车正飞速的朝着她的方向行驶了过来,明明有逃跑的时间和机会,可偏偏脚下像是被什么粘住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OMG”

眼看着客车飞速的行驶了过来,刺耳的喇叭声由远及近,滴—的一声沉重又漫长好像透过躯体直穿灵魂一般。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被车头弹飞的瞬间,身体轻盈的像柳絮一般,只是飞出去两米之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鲜血满地的画面不怎么好看。

“恭喜宿主正式成为快穿反派系统的一员,现在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之后赶赴任务世界。”

“我是谁?我在哪?我是死了还是疯了?”

已经成为灵魂状态的白莱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倒在血泊中的女孩,听着身边这刺耳又清澈的声音,只觉得在自己脑袋中的一根弦断了。

“你是白莱,你在自己死亡的车祸现场,你死了但是还能复活,现在开始传送世界。”

小二一口气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针对于上一个宿主问东问西的它更喜欢这个,简单明了不反复提问。

却不知,白莱这只是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吓傻了而已,不是不提问,只是接受不了现实而已。

所以当她反应过来的,就已经身处在挂满了喜字的房间当中了,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就坐在她的身边,穿着红色的喜袍,胸前戴着一朵大花。两个人一言不发,倒是白莱猛然之间看见一个如此俊秀的小哥哥有些把持不住了。

也不管自己身在什么地方,也不管身边的是个什么人,将人扑倒在了床上,一边迅速又笨拙的解开对方的衣服,一边说道:“来吧,小宝贝儿,陪爷乐呵乐呵。”

白莱一边笑,一边看着对方已经羞红了的脸,像是抹上了一层胭脂一般,煞是好看。

反正自己都已经死了,在干什么肯定也不是真的了吧,只可惜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了。

两个人风流一夜,直到第二天黎明时分,白莱听见一声公鸡在叫,起身吻了吻身旁人的脸颊说了句。

“我要走了,要记住我哦。”

看着身旁熟睡的人,只留下了无限的眷恋,她母胎单身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近了一次男色还是在自己死了之后,试问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吗?

“你要去哪?”

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目光中带着些许的伶俐,声音沙哑却该死的性感。

“我不许你走。”

当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到了白莱的手臂上,没有出现电视里冒白烟或者是伤口溃烂的现象,甚至一点也不疼。

所以……自己不是鬼?那她是什么?肯定已经不是白莱本人了,至少身体不是,她亲眼看着那尸体血肉模糊的样子了。

“娘子,你很不专心哦。”

男人看着身下陷入沉思的人,皱了皱眉头。

算了,不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相公,你真好看。”

白莱靠近男人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我要出去走走,一起吗?”

白莱看着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的男人,只觉得有些不适应,可能是因为两个人现在的处境个尴尬的原因吧。

“嗯。”

对方说着点了点头,之后两个人各自换上了衣服,还没出门白莱根据能看见的各种信息进行总结:这个男人应该很有钱,用的床单、枕套质地松软,穿的衣服绣工惊喜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料子,但是价格不菲四个字赤裸裸的摆在上面。

尤其是他的手,白皙修长如同牛奶一般光滑,肯定不是个做苦工的料,所以……他是商人?

两个人衣服已经穿戴妥当,手牵手走在堪比白莱曾经旅行去过的恭王府中,只觉得一切都很不真切,刚想开口问问身旁的男人是干什么,只听见脑海中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刺痛,大段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古代世界,原主是户部尚书的庶女也叫白莱,从小就爱慕身为皇子的北辰。并且励志一定要成为他的王妃,苦学琴棋书画,当北辰终于注意到她的时候却是因为他和自己的嫡姐定亲了。

白莱不服,同样都是父亲的女儿,为什么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不能赢得北辰的青睐。但是那个胸无点墨的嫡姐,却可以轻易和他定亲?就因为两个人不是一母所出吗?明明她才是那个更合适北辰的人。

她不甘心,在嫡姐白露的胭脂里下痒痒散让她毁容却被她转手送了下人;在宴会上故意挑衅让她出丑可却被她压了一头,毁了所有的面子……

她的小心思终究是被父亲看透了,于是便把她嫁给了腿有疾的京城富商想要断了她的心思。

不想这原主也是烈性子一股“无爱情,毋宁死”的气节让她在大婚的那天晚上服毒自尽了,既然你要娶便娶一副尸体好了。

所以白莱现在鸠占鹊巢占用她的身体复活了?

不对不对,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复活?脑海中那股熟悉的声音又是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容若不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7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