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帝女路子野,想上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帝释天,阿修罗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废物帝女路子野,想上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颜小乖

简介:她堂堂阿修罗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偏偏在一个六识缺失、智力低下的废物帝女身上重生还魂,为了让修罗族重见天日,她既来之则安之,计上心头,慢慢布局。除恶奴、惩奸佞、斗渣男,能动手的绝对不废话,软硬不吃,实力说话,简直又美又飒。本是顺手救个龙凤族上仙,却不想被他诓骗去学艺,要当他师妹不说,还被禁止看其他男子,可那又怎么样,她阿修罗王,折腾是她的本性,搅得三界大乱才是她的初衷,更别说会乖乖听话了。

角色:帝释天,阿修罗王

废物帝女路子野,想上天

《废物帝女路子野,想上天》第1章 魂穿的阿修罗王免费阅读

仙界大地,荒蛮山。

什么情况?

身上怎么会这么痛?僵麻又冰冷。

这不是她阿修罗王会有状态。

等等,她刚刚不是在战场上被帝释天给擒住了吗?

难道他竟然敢虐待自己?

忽然,脑子里竟然涌进来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天下三分,仙界、人界、魔界。

其中仙界以龙凤族掌管神籍。

这具身体叫白落苏,六千岁,兽王白泽之女,下一任兽帝。

六识缺失,灵智不全,无法修炼。

母亲早亡,父亲疏远,无人疼爱。

还是鬼族太子宛勇的未婚妻。

什么狗屁?

本座这是借尸还魂了?

还到这么个刚满六千岁的女娃娃身上?

到底是聪明的阿修罗王,她很快就捋清了这些记忆。

“这个废物居然没死?”

忽然,一个好听又清脆的声音从身旁响起。

白落苏皱眉,谁那么不要命,敢叫本座废物?

佻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美丽高傲的女子,女子身着粉色锦衣华袍,白皙的小脸上是不屑是厌恶,亦是狠毒。

眼前的女子是鬼族的郡主,路彩。

就是路彩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把白落苏弄死了,才有了她还魂一说。

很显然,路彩针对白落苏是因为宛勇。

宛勇虽然与白落苏自小定了娃娃亲,但因为白落苏有兽族第一废物的称号,他心高气傲表面上顺从两族的联姻,暗地里却十分厌恶白落苏。

加上和表妹路彩朝夕相处,两人一来二去的就勾搭上了。

路彩不满宛勇从不对自己许诺,于是对白落苏恨之入骨。

看来白落苏的堂姐告诉她,荒蛮山有能修复六识的仙草是幌子了。

明知她做梦都想修复六识,得知消息自然会来!

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请君入瓮!

有趣!

“还笑?你个废物,看本郡主不把你弄死!”

路彩柳眉轻挑,废物果然是废物,被自己鞭挞得遍体鳞伤,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去,把她丢到悬崖底下喂狗。”

路彩颐指气使地对身后的护卫发号施令,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

是的,她嫉妒白落苏长得比自己好看,更嫉妒她和宛勇殿下有婚约。

所以只要白落苏死了,她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鬼族万妖敬仰的太子妃了。

又帅又有权有势的宛勇哥哥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哈哈!

眼见两个护卫模样的男子向自己走来,白落苏眸子一寒,虽然这个身体没有修为,但她,毕竟是堂堂阿修罗王,毁天灭地,可不是吓大的!

赤手空拳对付几个修为低下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无视身上的剧痛,白落苏利索起身,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就将其掀翻在地。

“咔嚓”一声,那人便被拧断脖子气绝身亡了。

继而手肘、膝盖迅速出击,将另一个也抡倒,又拧断了脖子。

路彩以及另外两个护卫显然是被白落苏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

呆若木鸡。

一动不动。

等她们回过神来,发现一双漆黑又冰寒的眼睛正在直直的盯着她们。

白落苏浑身散发着渗人的寒意,比山间偶然响起的阴风,还要令人恐慌发怵。

见此,路彩吓得瘫倒在地,想跑但是却浑身发软,无法动弹。

这个废物是怎么做到的?

太快了!

太可怕了!

“啊!啊!啊!别杀我!”路彩疯了一般,一边不停摇头,一边向后挪动,头上的珠钗唰唰作响。

白落苏蹲下来,苍白的脸上刹时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像欣赏一件奇珍异宝般看着她。

就这狼狈的模样和方才趾高气扬的气势简直是天渊之别啊!

白落苏突然的停顿,让路彩觉得抓住了机会,起了杀心。

忽然,她扬起一把沙尘向白落苏的双眼撒去,继而抽出匕首双目阴狠且带着一丝期待的光芒刺向白落苏的心脏。

“去死吧!废物!”

白落苏一个翻滚起身,躲过了袭击的同时,丢出一颗石子打向路彩的手腕。

匕首应声落地,白落苏单脚踩在路彩的胸口,将她摁倒在地。

“你,你——” 路彩瞪圆了眼满脸不可置信,这个毫无修为的废物竟然躲过了自己的偷袭?

脚下用力的同时,白落苏俯下身来,冰冷且不屑道。

“小娃娃,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杀人要快狠准,不能废话太多?就像这样!”

说完未等脚下惊恐万分的路彩发出一个字,但闻凄惨一叫,“啊——”

一向高高在上,趾高气扬的鬼族路彩郡主,就这样当场气绝身亡了。

仅剩的四个护卫们看到白落苏宛如鬼魅般缓缓站起来,浑身散发着渗人的冰寒,不禁恐慌发怵。

“你,你,竟然敢斩杀鬼族郡主!”

其中一个较为大胆的男子指着白落苏质问道。

白落苏径直盯着那说话的男子,苍白的脸上刹时浮起一丝诡异的笑。

“本座不仅敢杀她,还要杀你们。”

话音未落,身形一闪,接连响起利器入体的声音。

等到白落苏站回到原地,那四人脖子上皆有了一道深深的伤痕,血流如注。

“你——”

那男子瞪圆了眼满脸不可置信地指着白落苏,最终轰然倒地与其他五人一同命赴黄泉。

呵呵,能死在她阿修罗王手中的人,可真是荣幸。

向来,她只杀天神,一般小仙小喽啰,从来不放在眼里。

如今,形势所迫,也只能亲自动手了。

“啧!”嫌弃地丢掉了满是血迹的匕首,白落苏拍了拍手转身就走。

四周的气压忽然降低,白落苏顿感不对。

停下脚步,微微侧头,眸子一眯,视线便落在一旁的草丛里。

“滚出来!”

明明是娇柔的声线,语气却冰寒刺骨,令人闻之生畏。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只庞大的黑翼鸟飞到白落苏眼前,落地之际变成了一个黑壮的男子。

“姑娘方才好霸气啊!”

男子挠了挠头,显然对于方才的偷窥有些不好意思。

白落苏白眼一翻,上去对着男子腹部就是一脚。

随即怒骂道,“姑娘你娘姑娘,本座你都不认识了?!”

男子抱着一阵绞痛的腹部,半跪在地,十分恼火地看着白落苏,正欲发作,但对上那盛气凌人的眼眸时,顿时打住了。

这眼神,他战无败再熟悉不过了。

“你,你,你是主上?”战无败不确定的地开口。

方才他途经此地,闻到主人阿修罗王熟悉的气息,这才躲在草丛里一探究竟。

“不然呢?”

白落苏侧过身去背着手,饶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但身上的尊者气质浑然天成。

“主上,没认出您这不能怪属下啊,毕竟谁能想到——”

战无败打量了白落苏一眼,吞了吞口水,这才小心翼翼地接着说,“谁能想到您竟变成了一个小丫头!”

白落苏剐了战无败一眼,心想自己的坐骑总不能打死不是?

于是忍下心头怒火,问道,“你身上怎只剩黑羽?”

战无败本是身披赤黑两色的不死鸟,一根红色翎羽代表一条命,当初白落苏便是看中他命长才选择它当自己的坐骑。

“主上,属下每万年用一根赤羽续命,如今已有百万年。”

百万年?

白落苏震惊。

“本座明明记得方才在修罗战场被帝释天那厮擒住了,如今怎么就过去百万年了?”

此话一出,战无败也震惊了,站起来道,“主上,您不记得自己被封印在元灵鼎了?”

摇头。

百万年前,修罗族与天神大战。

阿修罗王中了帝释天的计,被帝释天主生擒封并印于元灵鼎中。

群龙无首的修罗族惨败,海底光明城被毁,修罗们人人喊打,只好藏匿于藕孔之中,不复外出。

“欺人太甚!”

得知真相白落苏怒不可遏,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她修罗族。

                           

原创文章,作者:颜小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67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