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云》小说最新章节,周云深,小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出云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凤林白云深

简介:名落孙山后,他漫无目标,昏昏度日;是一人一马,看尽三月桃花,或是一人一剑,巡海逐日 ?然而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不甘平庸的人永远有最精彩的剧本,故事就此开篇。

角色:周云深,小胖

出云

《出云》免费阅读

这是一座边陲小镇,车马不通与世隔绝,宛若传说中的桃花源。

况且,这里已经连下了十日的雨了,更显小镇冷清孤寂。

但这天居然放晴了。

久雨后的小镇山峦如洗,一碧晴空,景致不俗。

一大早红日初升,让整个小镇沐浴在晨曦之中,暖洋洋的,一扫连日来的阴霾。

镇上的老人们在笑着问好,坐在镇上的开阔处闲话家常。

“天要再不晴,这全村可都没一条干爽内裤了!”年轻的汉子晒出一排内衣裤,一面朝身边的妇人开玩笑。惹来一顿骂。

孩童们精神抖擞,聚集在一起嬉戏打闹,久违的欢声笑语。

小镇难得多了些生趣。

“你们看,山里有人!”一名少年突然伸手指向远处。

众人视线随着少年手指望去,那是一条从东边大山延伸而来的路。

建于前朝,但早已荒废多年,罕有人迹。

“此路荒废多年了,早已杂草丛生,崎岖难行,慌不择路才会从此过!不要以为老头子我眼花就胡说”老者须发皆白,面带笑意,头也不转开口道。

“的确有人马从山里来了”开口的是人群中的一名清秀少年。他眼神清澈,白净清秀,早早的发现了山里来了一队人马。

他还发现这些人手中拿着刀剑,所以已经静静观察了好一会儿了。

“看,云哥说的你们总信了吧”最先开口的少年撇嘴道。

少年口中的云哥名叫周云深,和其他孩子一样,土生土长在这个小镇。

不同的是周云深家是十年前搬到小镇上。

“对,有人,还有几辆马车”又有少年跟着喊起来。

“这个时节走这条老路穿过大山可仍是要吃不少苦头,虽说蚊虫少些,但鸟兽飞禽,瘴气横生总是免不了的”一名年长者说道。

远处一队车马缓缓走进,落入众人眼帘,轻松的氛围渐渐凝重。

平常除了春秋两季偶有商贩来收购蚕丝,少有外来人进镇,一时间众人又好奇不已。

三驾豪华马车缓缓向前,车轮与车轴沾满泥泞,走得艰难。

一队车马终于到了镇子里。

这是由三驾马车组成的队伍,一辆拉满了货物,剩余两驾宽敞豪华,高头大马。

有护卫八人,手中分明拿着明晃晃的刀剑。这正是众人略微紧张的原因。

不用说里面的人非富即贵,看得村里的一众人啧啧称奇,又窃窃私语,这阵势可不多见。

“终于走出了这穷山恶水,这一路真是难走”一名清秀少年开口道,言谈间尽是不满。

窗外的阳光透过车帘进了马车,少年欣喜掀开车帘,探头向外看。

“怎么还在山里啊,不是已经上了大路了吗”少年一见四面群山,立即哭丧着脸。脸上满是蚊虫叮咬的红红的包。

“这一夜可真是辛苦,道路泥泞颠簸,半点睡不好,蚊虫繁多,我们为何偏偏走这条路?何况南儿小小年纪”说话的夫人心疼道。

说话的妇人一身锦衣华服,姿容不俗,言语间怨气不小。

“夫人,此处已至宣州,但靖月门仍距此不远”车内一名年长者答到。

听到靖月门三字,妇人顿时警觉,先前的追杀让她至今心有余悸。又随即释然,淡淡开口道:

“老爷好歹是一郡主官,到了宣州境内靖月门总会收敛些吧,况且不是有元护卫你吗”

车内中年男子摇摇头:

“先前一路,十六名护卫已折了半数,剩余八人又有半数带伤。况且夫人不知,此处宣云二州间不仅有靖月门,还其余大小江湖门派十余个,且历来绿林人士多出没于大路之上”

“按照老爷的交代,若遇危机,可借此道回宣州,不仅快上一日行程,江湖中人也意想不到”

“娘,元叔,车外好多人”少年指向窗外喊到,一面跳下车去。

这一行人正是宣城郡郡守家眷,为首的马车内三人,正是宣城郡守府公子、夫人与护卫。

少年才跳下马车便引起一阵哄笑。

村里的一名少年指着锦衣少年道:“你们看”

锦衣少年满脸包,看上去有些滑稽。

这一笑,笑得锦衣少年有些恼了:“一群乡巴佬,还笑,我要你们好看!”

村里的少年一听,反而笑得更欢快了,笑声中又多了些戏谑。

锦衣少年更是起火了,这些土包子居然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他径直走上前去,身旁两名护卫下了马,远远跟在身后。

两人轻声道“少爷自幼跟着元护卫习武,这些孩子可有苦头吃了”

“靖月门可真是心狠手辣,明知道我们是郡守府的人,还敢一路追杀我们,要不是八名兄弟拼了性命,我们也别想从这小路逃出来!”同行的护卫回答道。

“没错,元护卫也受伤不轻把。好歹是逃出来了。少爷一路担惊受怕,让他出出气也挺好”说罢两人相视一笑。

“有谁,敢站到我面前笑笑试试看”锦衣少年怒道。

这人可真霸道,一群孩子中有人小声道,还不让人笑了。

“我就笑了又如何”说话间,一名小胖子双手环胸,站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说着大笑几声。

锦衣少年几乎按捺不住,身形暴起,向着小胖挥拳而去。

小胖连忙侧身,锦衣少年的一拳扑了空,转身又是拳交想向。两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

山里孩子身形敏捷,加之小镇尚武风气浓厚,小胖也是习武的。所以两人打得一时难分。

“南儿快住手”

马车上的妇人开口了,甫历风波,她并不想再生事端,早些回府才妥当。

久取不下的锦衣少年见状,蓦然转身,抽出了身后护卫腰间长刀,提刀再起。

两名护卫神色木然,山野孩童而已,受前点伤又能怎样。

镇上一众老人神色大变,大叫“快住手”

“夏复南!”见自己儿子动了刀,妇人厉色喊道。

这锦衣少年正是东城郡守之子,夏复南。

此时夏复南红了眼,已全然不顾旁人呼喊,招招凶狠欲制人死地,转眼间,小胖险象环生。

俗话说,这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嘛。何况是一把长刀。

夏复南眨眼间挥出数刀,小胖躲避不急,左膀已中刀。

危机时周云深上前,将小胖拉至身后,又弯腰躲过一刀。

小胖惊险躲过一劫。

夏复南见状,挥刀更疾,专攻要害。但对面这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似乎早已料到自己出招,让自己招招扑空。

夏复南感觉古怪。

马车旁的元护卫也察觉到了不寻常,这少年动作不快,却让少爷招招落空,不合常理。

夏复南不知道,自己自以为凌厉的刀招,落在周云深的眼里犹如慢动作一般,他早已通过自己脚下步法转换,出招前的细微动作窥破自己的招数。

夏复南疑惑间露出破绽,周云深果断出手,双手制住对手,一脚直中锦衣少年腹部。

锦衣少年吃疼不已,后退数步踉跄倒地,手中长刀落地。

“无知山野小儿,敢伤我家公子!”锦衣少年身后护卫见状,抽出长刀杀气腾腾。

形势急转,老人们脸色骤变。可想要挡住这一刀又办不到。

长刀呼啸,转瞬即来,来人出招狠辣,从未面临过生死关的周云深一阵胆寒。

下意识后退数步,但始终挡在小胖身前。

此时,一道人影闪过,立于周云深身前,稳稳握住已至周云深面前的刀身。

护卫用尽力气,刀却无法再进半分,也收不回来。

这人一身素衣,面色冷峻,不怒自威,眉眼间有着沙场之人特有的杀伐气息,尤其右眉处一道很深的刀痕。

周云深叫了声爹。才发现自己已惊出一身冷汗。

此人正是周东林,十年前搬来小镇,村里人只知道他曾经征战边陲,受过伤。

“这小镇还真是让人惊喜”元护卫立于妇人身旁,开口道。

他知道当下这名护卫,是从追杀中幸存下来的八人之一,武功不弱,但面对此人却毫无还手之力。

被制住的护卫身后数人见状也围了上来。

周东林一脚踢出,只见那护卫倒飞而出,喷出鲜血。

周东林手中长刀调转,如箭矢激射而出,插于地面之上,刀身没入地面大半,刀锋离倒地护卫脖颈只有寸余。

倒地护卫一身冷汗。

这样的准确度和力道让在场众人心惊,要知道,这地面可是由大小不一的花岗石铺就的。

元护卫见状暗自心惊,想来自己一把快剑行走江湖数十年,一手元氏快剑迅疾精湛,江湖名气不小,人称快剑元朗。

先前若不是被数名高手围攻,又心系公子与夫人安危,出剑凝滞,才被人寻隙出手伤了左肋。

但眼前此人不单出手迅若雷霆,力道也远胜自己,元护卫神情凝重。

七名护卫一时间不敢动作,画面突然安静。

“阁下好身手,手下人误以为公子受伤,回头不好向郡守大人交代,一时心急,出手便失了分寸。请阁下海涵,手下人回府后大人自会处罚,鄙人在此赔罪”片刻后,元护卫才开口了。

“这里有些银两,便当做先前伤者的汤药钱。”

郡守大人、一时心急、赔罪。元护卫是软硬兼施,进退有据。

周东林明白,这名护卫是只笑面虎。

所幸小胖子只是皮外伤,给了钱,赔了礼,也给了教训,此事便罢了。

周东林不发一言,带着小胖与周云深离去,留下元护卫一行人面面相觑。

夏复南满腹怒火,但不敢发作,只能在众人走远后对着护卫大骂废物。

“爹,你怎么不好好教训他们,难不成你怕了那个郡守,不至于吧?”周云深问道。

“从前那帮强盗来村里,你可没这么好说话,被你打得再没来过。”周云深补充道,

一旁几个孩子不停点头,好奇的看着周东林,等着答案。

“觉得不过瘾?那你再去找他们吧”周东林一面查看小胖伤口,一面说到。

……

“只要那帮大人不出手,我收拾那个小屁孩还不简单!”周云深不屑道。

“只要我不出手,他们收拾你还不简单”

“呵,那公子哥要出什么招早被我猜到,中看不中用!”周云深傲娇道。

“云哥威武,云哥霸气”几个男孩喊到!

啪,周云深头上挨了一巴掌。

“也就这个还说得过去,不过你方才那几手,真是不怎么样”周东林不屑到。

……

周云深闭口不言。

不远处一块山石之上立着一位老人。

一身洁白道袍,须发皆白,已在此多时,先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但一众人都未察觉分毫,周东林与元护卫也一样。

不远处的周云深却在恍惚间心有感应,敏锐转头,一道白影转瞬即逝,只余一块空空山石。

周东林随即转头望去,并无异样。

周云深挠挠头分不清那道白影是真是幻。

“可接吾道矣”

须发皆白的老人再次凭空出现,立于山石之上,口中喃喃。

                           

原创文章,作者:凤林白云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87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