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码字狂魔《肥妞重生之厉少的心尖宠》小说最新章节,慕南雪,苏成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肥妞重生之厉少的心尖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化身码字狂魔

简介:【重生+打脸+甜宠+虐渣+娱乐圈+修真】简葭十五岁时被认回帝都,慕家有一天之娇女–慕南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流落山村,又胖又肥的简葭成为了上流社会的笑话。十八岁时她学着慕南雪踏进娱乐圈,被全网嘲,所有人都让她不要自不量力的慕南雪比,就连亲生父母亦如是。二十五岁时,她在酒吧借酒消愁被人陷害勾引姐姐的未婚夫,被亲哥推下大楼,醒来后穿到了修仙界。然而,现在她穿回了十八岁时,没有人可以再践踏她。

角色:慕南雪,苏成野

肥妞重生之厉少的心尖宠

《肥妞重生之厉少的心尖宠》第1章 回归免费阅读

“轰隆–”

连绵不绝的闪电朝着一个点劈去。

目标竟是惊艳整座仙陆的第一美人–简葭!

素日里清冷高贵,天大的事都不能让她慌乱,而此时却因为不正常的劫雷精致的柳眉微微蹙起。

手中抵御劫雷的动作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直到一柱紫红色的天雷趁她一时不察,直击颅顶,瞬间灰飞烟灭。

——

“艹,真他妈丑,要不是为了那五百万,真不想接这个活!”

猥琐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关上灯都一样,别他妈的废话,快干活,要是让慕小姐不满意了,一毛钱都拿不到。”

谁?谁在说话?

慕小姐?慕南雪?

等等,不对,她不是被慕南恩推下楼穿越了吗?

还来不及细想,挫骨扬灰的痛苦就从从每一个毛孔中蔓延而出,下一刻,她猛地睁开了眼睛,狠戾地抓住想要撕扯她衣服的脏手。

冷漠的眼睛抬起,正对上面前肥胖的男人。

“靠,这贱人怎么醒了,你是不是买到假药了!”肥胖男人手被紧紧捏住,骨头咔擦应声断裂,瞬间痛呼出声。

另一个则是瘦骨嶙峋,脸色萎靡不振,裸露出来的手臂上清晰可见可怖的脓疮。

俩人显然是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人竟然会醒来,瘦个儿慌乱了一下,随即眼神一暗,朝着简葭扑了过去。

松开捏断的手,简葭抬脚往瘦个儿的腹部用尽全力踢了出去,瘦个儿像块垃圾一样飞了出去,捂着肚子蜷缩在墙角。

解决了目前的麻烦,简葭这才有空闲打量着周身的环境。

白色的床单,支架上闪着红光的摄像机,床上凌乱地摆放着不入流的道具。

简葭震惊了,这不是她身败名裂的那一天吗?

这一幕发生在她十八岁那一年。

当年她不甘被慕南雪抢走一切,跟着进了娱乐圈,因为在网络上点明她才是京都慕家的真千金,然后在一个酒会后就被下了药。

后来虽然被救了,但是她衣衫不整的模样还是被爆了出来,一时间网络上冒出了不少的虚假爆料,她被全网网暴。本来她就因为演技差,长得又胖又丑,人还作,被全网抵制。

慕家因为她丢了脸,明码标价把她打包卖给了厉家冲喜,这种封建思想当然救不了病入膏肓的人,刚嫁进厉家没一个月,厉大少就一命呜呼了。

后来,她一直恪守本分,厉夫人对她也很好。

直到二十五岁那一年,慕南雪打电话约她,说是要为自己所做的错事道歉,简葭天真的信了,谁知道,才喝了一口饮料,整个人就陷入了昏迷。

再醒来,就是浑身赤裸的和苏成野躺在了一起被慕家人捉奸。

苏成野和慕南雪是青梅竹马,从小俩人就订了娃娃亲,本来这婚约应该是属于简葭的,可苏家嫌弃她是在偏僻的山村长大的,看不上她,根本不承认。

那时候没有人听她解释,慕母恨不得她去死!

慌乱之下,她被慕南恩推下了高楼。

可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她早就在仙陆混得风生水起,为什么现在又回到了身败名裂的起点。

来不及思考太多,体内的药开始发挥作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神智,蚕食着她的理智,她的四肢逐渐使不上力气。

一个踉跄软倒在床上,白皙的脸泛起一抹樱红。

瘦个儿见状恶向胆边生,捂着肚子再次朝着简葭扑来,“胖子,快来,这贱人没力气了。”

简葭眼里余光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她一下过去,将刀拿在手里,身子踉踉跄跄的往门口移动。

这是她最后的保障。

要是在她巅峰时刻,这两个人在她手里活不过一息。

简葭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已经快提不起力气了。

身前的两个人越来越近,她强行咬破自己的舌尖,用刺痛唤醒神智,眼里闪过戾气,用尽力气捅进胖子的肩膀。

“啊!”尖利的惨叫声在房间中回荡,“抓住她,,不能让她逃了,妈的,这个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简葭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拧开门,晃晃悠悠的往门外退,手中挥舞着刀阻止两个人靠近。

敞开的房间大门外,是走廊猩红色的地毯。

简葭的眼睛已经花了,摇摇头让自己不要陷入昏迷。

这时看到隔壁的房间正好开着门,跌跌撞撞的往那间房间跑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将门外的两个人隔绝。

彻底陷入昏迷时,还能听见门外俩人地争执声。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让前台给我们把门开开。”

“你不要命了,你以为我们干的是什么能见光的事情吗?”

“艹,那钱怎么办,根本没拍到慕小姐想要的,妈的,白白浪费老子的精神,快去给我买东西,老子瘾犯了。”

简葭靠着门缓缓软下身体,还好两辈子都很幸运,没被这两个人碰到。

这是她最后的意识。

……

“我说厉大少,就你这身子骨怎么天天惦记着往外跑呢,就这种破旅馆,不干不净的,你不嫌脏我还嫌脏呢。要是厉夫人问起来,你可不要说是我悄悄把你带出来的,我怕我爸给我吃我最爱的大耳刮子。”

穿着灰色连帽衫的清冷男人蹙了蹙眉,没有理会身边喋喋不休的人,神色焦急地扫视着每一层楼。

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去前台调监控!”

男人言罢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什么情况?你是在找谁啊?这地方还会有你厉大少认识的人?喂……你等等我……医生不让你剧烈运动……”

楼时庭拔腿追上他,像个老妈子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他。

从前台调取监控后,前台小哥脸色大变,要是这倒霉的女人在他们旅馆出了事,他吃不了兜着走,第一个被问责的就是他。

男人墨眸冰冷,楼时庭看清女人的长相后咂咂舌,这女人不是厉家看好的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那么狼狈不堪。

楼时庭悄咪咪看了好友一眼,被眼中的冰冷吓得一激灵。

                           

原创文章,作者:化身码字狂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azhulin.com/read/84730.html